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生物原虫】(28)作者:qinqiyan】
【生物原虫】(28)作者:qinqiyan】
字数:78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8、更进一步

  感应到四个点,于是我便将感应力放到其中一个点上。

  甫一放上去,我立刻就感觉头中开始隐隐作痛,耳中也传来『嗡嗡』蜂鸣声,使得我不得不以手扶额,但仍然与这个点建立联系。

  蜂鸣声中,我听不清到底有没有声音,眼里传来的也是雾蒙蒙的一片,搀杂着一些像老式电视机没有信号时的雪花点,只隐约见到人影。

  这几人有坐有站,有静有动,恍恍惚惚只觉得有三个裸身的人,三人都着内裤,其中一个上身一条黑色的带子。

  我晃了晃头,想让所见清晰一些,却并没有什么大的增益。

  「……办?」一人说道,声音瓮声瓮气,与正常声音相比像是放慢了很多。
  我又掏了掏耳朵,蜂鸣之声倒是略有缩减,听起来清晰了一些。

  「…怕…可…怕……」又一人说道,但是我分不清是谁。

  「…报警…」这个我能听出来是女声。

  「!@## ¥¥%%!」一人低吼道,「% ……

  「那怎么办?!」咦?虽然还是瓮声瓮气,但是我听清了!

  「让老郑来处理吧!」一个男人说道,「我给他打电话。」

  「不行!爸!不要命啦!」一个人影扑了过去,急忙说道,能用这个称呼,只能是刘震了。

  「刚才你都看见了!他杀老周都不需要用刀,我们都不知道老周怎么死的!他现在就在我们对面,我们说的话他如果能听见呢?」刘震压低声音但是却急促地说道。

  刘震爹似乎愣了愣,叹道:「我让他来处理掉老周的尸体,不然明天就会上新闻的,一旦有人调查,你,我,一干人等都跑不掉。」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应该是感应在了孙明身上,只是我好奇,老周已经死了,有原虫在身的就只有刘震父子以及孙明,剩下来的那个难道是郑宏?

  我观察了一下四人的位置,确实没有那个胖胖的身影,难道?

  将感应力从孙明身上撤下,根据所观察到的大致位置,我又感应到新出现的感应点上。

  我的头又疼了起来,比刚才更疼了,耳中蜂鸣之声加剧更甚,所见所听已经完全不成影,不成声。

  「啊……」我轻呼一声,只觉脑中一片翻腾,呕吐的感觉止不住涌上心头。
  因为我没有插卡,房中也没有电,漆黑中我摩挲着来到卫生间,趴在马桶上就呕吐了起来,但也只是干呕,酸水阵阵,却没有什么东西吐出来。

  只不过这一闹腾,心上舒服了些,我靠在马桶边上,闭上双眼,试图再次进入感应状态,脑中剧痛不止,使得我完全不能进入感应场。

  试了两次,头疼得似有重锤敲击,我只好完全放弃。

  我挣扎着起身来到门口,插上房卡,房中瞬间就亮起了橘黄色的灯光。
  到沙发上躺了一会,脑中疼痛稍减,于是我再一次尝试进入感应状态。
  五个感应点亮了起来,但是感应都很是微弱,光彩也不如原本灼灼,很是暗淡,仿佛很快就要失去感应。

  我拿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喝完忽然意识到这是刚才不知道谁喝的,赶忙往外吐,却已经咽了下去。

  其中一个光点正在移动,离我们房间的位置越来越近,我的心也揪了起来,想要将感应力放到他身上,刚一动这个念头,头疼就再一次袭来,我急忙放下这种想法,眼看着他离我们越来越近。

  终于,这人来到了我们房间门口,停留了一会。

  『叩叩』,我的房门响了起来,我没有做回应,这人似乎不死心,又敲了两声。

  我还是没有回应,这人说道:「开门呐,是我啊!」

  是郑宏!五个点中有一个是郑宏,另外三个是刘震父子和孙明,那么现在还跟他们在一起的……就只有郝校长!

  郝校长身上有原虫?!

  这让我大吃一惊,因为我根本就不记得什么时候有过给她植入原虫的记忆,而且我也没有过这个想法呀?

  「快开门!」郑宏叫道。

  我挪步来到门口,低声道:「滚开!是我!他们在对面!」

  「啊!」郑宏倒吸一气,不再作声。

  紧接着我就听见他叩响对面房门的声音,对面门很快就开了,然后又关上了,再也没有声音。

  感应场中的五个点愈发暗淡,我的头疼也再次涌来,呕吐感也更甚刚才。
  又到卫生间呕吐一番,这回吐出来都是股股黄水,只怕胆汁都已经吐出来了。
  靠在房门边休息,又过了好一阵,对面再次响起了叩门声,我站起身想要从猫眼往外看,却因为太矮而够不到。

  我只好把耳朵紧贴房门听着,对面房里问了几句话,那人说道:「是我,郑桐。」

  对面房门开了,名叫郑桐的男子也进了去,不到一分钟,里面就传来惊讶、争吵、愤怒的声音。

  我真的很想知道对面发生了什么,却再也不敢冒然进入感应状态。

  『哗』,门又打开了,郑桐道:「一群大人被一个孩子镇住,我呸!真他妈丢脸!」

  「爸!爸!别去!」郑宏急急道,「快进来。」

  另外几人也附和着,对面又归于平静,郑桐好像又被拉了进去。

  这个郑桐就是郑宏的老爸?也就是刘震爹嘴里说的『老郑』?

  好奇心实在是太重了,我也不管头痛袭来,强行进入感应状态,脑中的疼痛已经不是重锤敲打,简直就是手雷在脑子里炸开了。

  我感觉蜂鸣声也更强了,五个感应点出现,愈发愈发的暗淡,就像黑暗中的萤火虫。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随便套上一个感应点。

  『嗡!』耳中轰鸣,脑中翻腾,恶心呕吐感更加是难以止住。

  我趴在马桶上,一边吐一边听着隔壁的变化,目前也就只有听觉还好一些,视觉已经难以维持,人影暗淡,即便是声音也是缓慢而多变。

  我感觉一个人影蹲了下来,然后不知谁说了什么,五人就一同起身了。
  尔后,对面的门就打开了。

  忍着头疼来到门边,外面只有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六人一句话都没有,渐行渐远。

  我一直支撑着不让感应场消失,直到看见五个感应点离御龙湾越来越远,越来越远,这才精神一松,整个人瘫在地毯上,感应场也立刻消失了。

  这一次,感应场虽然消失了,眼前却仍然是漆黑一片,耳中也是蜂鸣不断,过了也不知多久,我的眼睛才渐渐恢复。

  脑中仍然是痛感不绝,我想起妈妈一直在床上睡着,也不知道情况如何,便要进里间看看。

  一用力才发现已经完全没有力气站起来,我只好趴在地上,一步一步往里间挪。

  来到里间,妈妈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睡了,身上黑色的外套也不知什么时候脱了下来。

  我爬到床上,躺在妈妈身边,半靠在床背上,脑中的剧痛,再加上刚才从门口爬进来,已经使得我浑身没有一丝一毫的气力。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我却感觉浑身燥热,小腹中像有一团火一样熊熊燃烧着,我睁眼一看,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的鸡巴已经昂然挺立了。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发誓,我心里绝对没有色情的想法,可是这已经勃起的鸡巴是怎么回事?

  立刻,我就想到了那杯水,水里一定有什么东西,幸亏我喝的少,不然也许早就感觉到了。

  原本我还想着把妈妈从这个是非之地带走,从现在的情况看来,这不过是痴心妄想,只盼那几人再也不要返回了,不然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任人宰割了。
  想要再试试进入感应状态,然而无论是体力还是精神力都已经降到谷底,有心而无力了。

  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尽管头仍然巨痛着,我却也朦朦胧胧半睡半醒了。
  其实我并没有睡着,脑中的锤子一直敲打着我,想睡也睡不踏实。

  忽然,我感觉妈妈起身上了个厕所,回来的时候床垫一震,可我并没有感觉到妈妈躺下来。

  于是我微微睁开眼睛,看见妈妈怔怔地盯着我看,她双颊酡红,两眼迷离。
  「元周……」妈妈轻轻地喊了一句,这是爸爸的名字。

  「元周……」妈妈向我这边爬了过来,我想开口说话,却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

  妈妈躺到我身边,拿起我的手臂在脑后枕着,侧身向我,呆呆的看着我:「元周…你回来啦?」

  说完这句,妈妈把脸埋到我的腋下哭了起来。

  「你终于回来了……我和小俊……好怕……」妈妈抽泣着说道。

  我很想伸手去安慰妈妈,可是却半点力气也使不上来。

  妈妈哭了一会,见我没有反应,奇道:「元周,你怎么了?不认识我了么?我是小茹啊!」

  说着她就来吻我,我眼睛大睁着,却无力反抗,只能任由妈妈在我的额头、鼻子、脸颊一一吻过。

  侧过头去,妈妈吻了我的耳垂,轻轻地在我耳边吹着起,让我的心里泛起一阵阵痒痒的涟漪。

  接着妈妈就吻上了我的嘴唇,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一条香舌立时滑入嘴中,我心下大惊猛吸一口气,想要推开妈妈却无力为之。

  妈妈的舌头在我嘴中搅弄,一会舔着上唇,忽而又舔下唇,片刻后又含着我的舌头温柔地吮吸。

  也许因为是妈妈在跟我舌吻,我只觉得这个吻是那么的香甜,心中止不住的欢喜,甚至感到一些畅快,以及一些……甜蜜?

  妈妈用力地吻着,她的吻技不是很好,但是却吻得很热烈,一边吻还一边发出『嗯…哼…』的娇喘,我只脑中混沌一片,一边想着她是我妈妈,一边却又沉浸在这种畅快和甜蜜中。

  自觉不自觉地,我开始配合妈妈的热吻。缠着妈妈的小香舌嬉戏起来,更大力的吸吮她香甜的津液,一面吸吮着舌尖,一面把嘴里的唾液送入她的嘴里,或把舌尖送过去任由她吸吮。

  我用尽全力地吸吮着妈妈的香舌,转动着自己的舌头,如灵蛇出洞,与妈妈的舌头缠在一起,忽而在自己嘴里纠缠,转而又在妈妈唇中缠绕。互相吸吮着对方的唾液,便如水乳交融。她被我吻得透不过气来,琼鼻发出一连串的娇哼。
  忽然,妈妈吻得更加热烈起来,香舌在我嘴里不停地舔、吸、卷着我的舌头,与此同时还将我的衣服扣子解开,炙热的娇躯热情地贴了上来。

  尽管隔着两件衬衫,但我还是感觉紧紧贴着我胸膛的娇躯变得越来越炽热,炽热得烫肤,炽热得很有股吸引力,吸引我总想伸出手去,好好做一番爱抚,做一番探究。

  母子二人双唇交接激烈,但身体其他部份却静止不动,吻得一会,妈妈的嘴离开了我的嘴,两人嘴唇中的津液互相纠缠,形成了一条细细的丝线。

  「元周…我好想你……」妈妈轻叹着,「你想我么?」

  我愣愣地『嗯』了一声。

  妈妈抽泣道:「想我…你也不给我个消息……我好辛苦……」

  妈妈抽泣着,又向我的脖项吻了过去,边吻还一边嘬着,力虽不大,却让我有一些疼痛,又有一些酥痒,浑身一层一层的鸡皮疙瘩,汗毛竖起。

  渐行渐下,妈妈将我的衬衫分向两边,露出了我并不厚实的胸膛,她又弯下腰去,含住我其中一个乳头,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很舒服,很轻松,同时还有一股难耐的心痒往小腹处涌去。

  在这同时,妈妈伸手解着自己衬衫的纽扣,从我这个角度,能够看到妈妈的酥胸一点一点的显露出来。

  妈妈忽的直起上身,坐在我的身上,脱掉衬衫。

  「好热哦……」此刻她的上身就只剩一件乳白色带蕾丝边的胸罩,露在胸罩外的上半乳白而细腻,随着妈妈的动作不停起伏,像是湖中泛起的波澜,乳沟又深又直,像有无尽的诱惑力一般引诱着我。

  妈妈伸手到胸罩中间,我看到那里有一个搭扣,立刻明白了妈妈的胸罩是前扣式的,心下知道如果继续下去只怕我和妈妈要做出一些超越母子关系的事情,急忙轻吼道:「住手!不要!」

  妈妈一愣,迷茫地盯着我,茫然道:「怎么了元周?你不是最喜欢我穿这种胸罩么?」

  说罢,不及我反应,两颗又挺又圆诱人乳峰就挣开了唯一的束缚跳跃了出来,那两个乳房随着急促的呼吸微微跃动。娇小的乳头胀成腥红的樱桃,我看得心神摇曳,小腹那种燥热感愈发地强烈。

  妈妈往上移动了一些,将深深的乳沟靠近我的脸,身子向前一顷,似要把我埋在那充满诱惑的沟里,入鼻是浓烈的乳香,夹杂着淡淡的体香。

  我不知所措,妈妈的上身轻轻地摆动了起来,将那嫣红的乳头在我嘴边摩擦着,嘴里越来越湿,我知道,那是我的口水,任谁在这样一对又白又大又香又软的巨乳面前,都会津液阵阵。

  「元周…快啊……」妈妈轻声催促着,我狠狠吞了一口口水,脑中的疼痛都减了不少。

  于是我微微张开嘴,印上了那娇嫩的巨乳,妈妈发出轻轻的娇吟,痴迷地抱住我的头,让我尽情地吻着她的饱满酥胸。我的嘴唇磨挲着妈妈光滑的肌肤,含着她柔软的乳头。舌头仔细舔着乳头上的每一寸肌肤,绕着嫣红的乳尖和周围鲜红的乳晕打转。

  妈妈娇声喘息:「你……你……啊啊……坏……蛋……再……再用力些……啊……」

  我轻咬高耸的乳峰,将妈妈右乳的乳头噙入嘴中牙齿忽轻忽重的磨啮,妈妈嘴里无意识的发出\\「嗯…嗯…\\」的娇吟。

  妈妈娇呼着侧过头,秀发披散,肩膀颤动,失神地低喃着:「啊啊……啊……好舒服……呃呃…」

  我感觉肚子上湿湿的,妈妈坐着的地方又湿又热,妈妈在我肚子上挪动着,我感觉滑滑的,粘粘的。

  是淫水?这么多?

  我惊讶地想道,立刻想到刚才那杯水妈妈肯定也喝了。

  妈妈此刻已经将巨乳从我的嘴里拿开,乳晕和乳头亮闪闪的发着光亮,那是被我舔的。

  接着她趴了下来,面对着我,屁股向后翘着。

  我看到我的肚子上也是亮闪闪的一片,凉飕飕的。

  她拉着我裤子上的松紧带,将内裤和外裤一起往下脱着,我没有力气来反抗,也没有力气来配合,裤腰就被我紧紧地压在屁股下。

  妈妈扯了几下没有扯动,也不知怎么有的力气,猛地一下把裤子扯了下来。
  鸡巴『呼』一下弹了出来,弹在她的下巴上。

  妈妈见了鸡巴,先是惊讶了一下,道:「怎么…变大了……」

  而后又是一股欢喜的表情,用手握住鸡巴慢慢套弄,只见她先用手慢慢套弄,渐渐地越来越靠近。

  「嗯……」我轻呼了一声,妈妈先轻轻地吻我的马眼,然后张开樱桃小嘴轻轻的含住那紫红发亮的大龟头,再用舌舔着大龟头,舌头在龟头下面的沟槽里滑动,不时又用香唇吸吮、用玉齿轻咬。她接着张口将整根鸡巴含进口中,她不停地吞,吞到不能再吞为止。

  亲眼见到妈妈的这种服侍,我已经完全惊呆了,然而心中的激动兴奋使得鸡巴涨的更加伟岸。

  我感受到龟头正五俯投地的支持着她喉咙深处,再来吐出一点,吐一点,吐一点,到最后她将牙齿卡在龟头冠。

  这样一来,只剩龟头留在嘴里,妈妈用舌头将龟头弄湿,让舌头在龟头冠边缘游走,然后再把鸡巴吞进去含住,接着她的头上上下下套弄我的鸡巴,我多想配合着她的速度挺腰,能干的深一点,让我的鸡巴在她的嘴里加速抽插,可是我浑身软塌塌的一点劲也用不了。

  这时妈妈柳眉深锁,嘴的两腮涨得鼓鼓的,我的鸡巴都快干到喉咙去了。
  鸡巴被妈妈品尝着,只觉得一阵热烫包围着我的龟头部份,酥麻麻的快感扩散到全身四肢百骸,鸡巴被舔吸套弄得坚硬如铁棒,青筋暴露、粗大无比。
  半晌,妈妈才将鸡巴吐出,然后靠近我的耳边,一边轻轻的在我耳边吹气,一边娇喘道:「元周…你躺着别动…我来…」

  我一动不动,妈妈只是将套裙由下往上卷,卷到了她的腰间,我看到她的里面穿着一条白色蕾丝内裤,正面若隐若现的显出妈妈的阴毛。

  她并没有将内裤脱下,而是用手握住了我的鸡巴,上下轻轻套弄着起身,两脚岔开,跨坐在了鸡巴上方,一只手将小穴口的内裤拨向一边,将小穴在龟头上轻点着、扭动着,我感到龟头上热热的湿湿的,妈妈的淫水顺着鸡巴淌了下来,像是开了闸的水库一般,紧接着妈妈纤腰又是一扭,顺着鸡巴勃起的角度,坐了下去。

  我紧紧盯着眼前的情形,简直不敢相信,妈妈竟然坐了下去!我的鸡巴正插在我的亲生母亲的身体里!

  我心里直觉这么做不好,想要挣开,却又全身无力,就在这时一股感觉从我的龟头传来,我打眼一看,龟头已经插进了妈妈的小穴中,原来那是妈妈小穴四周温暖湿濡的嫩肉紧紧包住的感觉,而龟头前端则一直碰到东西然后撑开,撑开后那东西又再次夹住鸡巴,这种感觉是慢慢的且持续着传到脑部,使得脑中的疼痛又削减了不少。

  妈妈不时摇晃屁股扶正鸡巴,随时调整插入的角度,到最后鸡巴已完全插入。虽然只有鸡巴被完完全全的包住,事实上我却像全身被包住般全身无力。

  妈妈向前向下趴在我身上,紧紧抱住我,她的头斜靠我的脸颊,我可以听到一阵一阵低沉喘息声从她那边传过来,不久她转过头亲吻我的嘴唇,并且深深的吸住,她的舌头继续往我的口中伸进去。

  热吻之后,妈妈『啊』的叫了一声,双手按在我胸前,一上一下的套弄起来。两个白白软软的巨乳在她胸前随着她的运动也在跳动,我却只能看着它们在我面前晃动。

  随着运动的加快,妈妈开始呻吟起来。

  我听着妈妈欢愉的轻叫声,感觉就像是进入到了一个从未体验过的世界。
  也许只是我的心理作用,当鸡巴完全没入了妈妈的小穴之后,感到了一种从没有体验过的温暖,特别的暖和却又特别的炙热,也许正是因为是亲生母亲的缘故,妈妈体内的每一丝温度顺着我的鸡巴传导到我的每一个细胞。

  小穴在一张一驰地有力收缩,产生了一股力量,仿佛要把我的鸡巴及整个人完全吸进妈妈的体内。我向我们结合的地方望去,已经看不到一丝缝隙,只看到湿漉漉的阴毛,因为我还没有长阴毛,所以妈妈的阴毛以及每一次套弄都丝毫毕现的展示在我面前。

  妈妈的巨乳就在我眼前晃动着,我伸出舌头,在乳头上轻轻舔舐着,只轻轻一舔,妈妈就发出了舒服的娇吟:「啊……啊……噢……好涨啊……哎……呀…元周……呀……抱……元周……噢……亲奶子啊……」

  于是我又将乳头含进嘴里,用牙齿轻咬妈妈的乳房,妈妈好像对这样的亲吻非常敏感,再次发出了欢愉的呻吟:「哦……哦……你吸它嘛,要你吸嘛……」
  我大力一吸,用舌头将乳头整个卷住一嘬,有张大嘴,将乳晕也整个吸进嘴里。

  妈妈的乳头软软的,乳晕也是软软的,吸在嘴里我很是受用。

  妈妈身子运动更加激烈,一上一下象打夯似的。我的下体在这样激烈的摩擦之下也感到越来越涨,只能承受着妈妈的冲撞。

  妈妈的两脚分岔在我身体的两侧,我嘴上亲着她的乳房,用唯一能动的手指抠着她的脚心,她已经完全陷入了痴迷状态了,对这样的抠挠已经没有感觉了。
  「啊……好舒服…嗯……我要……老公…我要……噢……」

  妈妈此时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一上一下的力度越发的沉重,边挣扎边娇啼着。

  我放开妈妈的巨乳不再舔舐吸吮,而是看着她,只见她闭着眼睛,红红的小嘴微张着,发出低低的咿语,美丽的巨乳随着一次次的冲撞也上下摆动着。
  忽然妈妈又是浑身一抖,两腿蹲在了床上,两只纤手紧紧地按着我的胸膛,屁股更加用力的拼命上下套弄。我知道她的高潮就要来了,也用尽全身力气将括约肌缩紧,使得鸡巴更加的涨大。

  「啊……啊……啊啊……」

  妈妈上下套弄的越来越快,力道也越来越大,借着床垫的弹力,我的鸡巴全根插入小穴内直达花心,鸡巴塞得妈妈的小穴满满的,抽插之间更是下下见底,只插得妈妈浑身颤抖、眼泪直流。

  妈妈此刻已如痴如醉,她舒服得把线条迷人的美臀抬高,边扭摆边不断上下套弄,她已陷入淫乱的激情中了,但是嘴里却仍然只是轻声的娇吟:「嗯……好舒服……哼唔……好……啊……好久没做爱了……元周……用力些…喔……唔哦……」

  我尝试挺了挺屁股,发现还是用不上力,妈妈的要求我无法做到,只能任由她在我的鸡巴上上下套弄。

  「啊…啊……唔……」妈妈的小穴深处一阵奇热,小穴内的龟头感受到一股温暖的喷洒,舒服得我再一次锁紧了括约肌来涨大鸡巴。

  妈妈强烈的抖了几下,按在我胸口的双手紧紧地掐着我,指甲深深陷入了我的肉里,嘴里发出满足的呻吟声,身子僵硬,全身痉动不已,急急颤抖着,同时我也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刺激,就在这个时候,妈妈的小穴深处突然涌出一股大量的淫水,好像洪水爆发一样汹涌而出,巨大的力量冲击我的鸡巴,然后从鸡巴和小穴肉壁的密合处流了出来,流到我的腿上。

  在妈妈涌出大量爱液的同时,小穴深处传来一股特殊的吸力,强烈而又凶猛,紧紧吸住我的鸡巴,好像黑洞一样。在妈妈体内吸力的攻击之下,我心灵颤抖,浑身抽搐,鸡巴猛然一跳,强烈的快感从鸡巴附近传出,滚烫有力的精液射进妈妈的小穴里。

  「哼……」我发出了舒服的感叹,妈妈也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发出满足的『嗯…嗯…』之声。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